留学申请始末

这次拿到offer的过程可谓一波三折,已经靠这个故事骗了好几顿饭吃,记录一下,等将来方舟子被打到之后再考虑写到书里。

4月之前,一路拿了不少拒信,内容大都是大同小异,”We are sorry to inform you …”,剩下的申请没几个了,而且之前有点低估了申请难度,申请的都是cs排名前50的学校,有点后悔报的时候应该再往后报一些学校保底了。因为觉得按自己考的成绩,申请的好像都有点高了,后面的希望好像也不是很大了。

在2~4月等offer的那段日子,因为手机开了push mail,经常半夜起来或者早上刚醒就看有没有新的mail消息。当然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没有,即使有,也是”We are sorry to tell you…”

4月9号,请了病假在家,下午4点左右的时候去applyyourself上看stony brook的申请结果,没想到终于有了,“we are pleased to offer  you admission …”,经过这么多封拒信,被打击这么多次之后,总算了有了个录取,心里也踏实了不少。晚上跟我爸妈facetime的时候,告诉了他们这个消息,这两个月以来,他们也因为我收拒信情绪也比较低迷,告诉他们之后,他们也挺高兴。我对他们说,先等等最终的录取通知,先不要到处说。

虽然一直想去加州,也申请了一挂加州的学校,不过现在想到能去纽约了,当天晚上也是兴奋的睡不着觉。第二天晚上我就开始查学校附近二手车的价格,准备到学校之后弄一辆开一下。

当周,公司组织看电影,3D版的泰坦尼克。虽然26岁了,但是这电影一次完整的也没有看过。4月12跟公司同事去看这部电影,末了Rose获救,船缓缓驶入曼哈顿湾,Rose在自由女神像下的那个镜头真让我激动不已,心里暗爽,“等着,老子就要去纽约了”。

4月16,周六。去EF上课。有个我很喜欢的英语老师Felix,土生土长的纽约人,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在来EF之前在哥大某部门做了三年的管理,是EF里当时我觉得反应速度最快最聪明的老师。我去告诉他我被录取的消息,他也很高兴,然后我问他到纽约后需要注意什么,也让他给了一些意见和建议。

4月17,周日。早上我准备去打印签证准备的材料清单,然后每准备好一项,就勾掉一项。大概10点半左右,收到了封push mail,iPhone上显示的摘要信息里有发件人,我看是来自stonybrook.edu的,我想,“这应该是一封正式通知我的邮件了吧,如果这个邮件里和网上显示的录取状态不一样就搞笑了”。打开这封邮件,当时我就震惊了。邮件的大意是,“今年我们收到了很多有竞争性的学生申请,我们抱歉的通知你,我们不能给你提供在Stony Brook at NY的录取,但是我们可以把transfer到韩国校区,如果你同意调到韩国,请回复这封邮件给韩国的dean”。

你妹啊,韩国校区我是肯定不会去的,何况这是没有奖学金的,我自己花个几十万,然后说着一口流利的思密达回来,如何面对我千万的江东父老。这对我来说就是封拒信啊。当时我就凌乱了,我马上去网上查之前看到的录取状态,心想“你妹的,不是把录取状态给我改了吧。” ,但是登上去一看,内容还是“we are pleased to offer  you admission in …”,只是没有提到是录到哪个校区。我赶紧打电话给申请的中介,他们处理过那么多case,看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跟进我这个申请的是doreen,她刚一听也凌乱了,说调到韩国这个事情还真没遇到过,她查了一下是今年的韩国校区是第一年招生,之前都没有这种情况,不过她遇到过发邮件录取通知发错给学生的,然后让我不要着急。经过1个小时的讨论,我们决定先发邮件问问系里面能不能拿到新生登录系统solar的注册ID,如果能拿到,就说明可能是他自动发邮件发错了,如果拿不到,就说明被改了。

我一整天都很忐忑,心里想着,“要么你开始就告诉我被拒了,这算怎么回事啊,你这不是玩死我了么”。当天晚上我爸妈来facetime,对他们说了这个事情,把他们气得也不轻,当周从周一告诉他们录取的消息,到周日告诉他们被改,才7天时间,真有一种上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狱的感觉。

和doreen发完邮件等了一天,神奇的是,拿到了这个新生注册系统solar的注册ID,正常登录进去之后,还可以申请I-20,要知道I-20只有申请美国学校的才会有这项,如果是调到韩国的是不应该有的。当时觉得仿佛又有了点希望,“或许真的是他们研究生院里面发邮件时发错了”。doreen帮我点了I-20表格的申请。第二天收了封新邮件,说I-20的申请已经收到,正在处理。按道理如果真是被美国校区拒了,应该卡在这中间的某一步,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是比较顺利了,没有被卡住。

但是毕竟心里是不踏实的,没有得到一个确切的回复,用这种“试错”的方式,寄希望于蒙混过关,不知道那天就挂了。果不其然,过了两天再登上去这个solar系统,发现I-20那项已经没了。我等不了了,我对doreen说,这样不是办法,我来发有个邮件问清楚一下。

邮件发给计算机系里面,把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说“从9号在网上看到申请结果,我已经告诉了我家人和我的朋友,他们都替我感到非常高兴,而且我已经告诉我们部门老大我要离职,已经在走离职流程了,也就是说我年薪xx万的工作已经要辞掉了,但是7天后,又收到了封院里发的,要把我调到韩国的邮件,而且之后我居然还能申请到I-20,虽然两天后发现这个选项又没有了,这让我很迷惑,我不知道到底录取结果是什么。” 信里面强调了他们这几天给我造成的物质和精神上的伤害,(听说美国人都很注意这个),结尾我写“请告诉我,我是被美国校区录取了,因为韩国校区我是不会去的。如果不是这样,我将会在物质和精神上有巨大损失,我要求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邮件就这么发出去了,不知道结果怎么样,只能干等。那两天我去taisha上问这个问题,有没有跟我一样被stony brook调到韩国去的。有个人回复我,说他收到封邮件,里面内容说调到韩国读博并给全奖,问他要不要去。不同的是,他是收到邮件后才去网站上查的录取状态,网站写的内容给我一样。当时我觉得就完了,我跟他唯一的不同是,我先去网上查了录取状态,他没有去看,后面等收到邮件后才去看,他觉得网站上说的“录取”也是被录取到韩国校区了,所以也就没有在追究下去。按这种情况,我应该就是被调到韩国校区了,不是院里面发错邮件了。

继续等系里面回复。我在weibo上喷这个事情,大家纷纷鼓励我要问个清楚。我也觉得就算是真被调走了,他们给我及我爸妈造成这种精神伤害,必须我要一个解释。下一周的周一,4月23号,我早上蹲坑的时候看玛法达星座预测,内容是“长期以来为解决的事情,将会发生戏剧性的变化”,我心里想,希望它是戏剧性的变化到告诉我被美国校区录取了。

4月24,周二。下午我突然收到封邮件,说突然是因为觉得下午那个时间点不是纽约的工作时间。我打开看是系里面回复给我的,大概内容是,我被美国主校区录取了,说把我调到韩国校区的是系统自动发出时弄错了。

当时我又high起来了,这封基本算是确认信了,专人回复我并澄清这个录取状态。心里暗爽,但是没敢对我爸妈讲,我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什么变数。当时我想,玛法达啊玛法达,你妹的预测的太准了,真是发生戏剧性的变化啊。

当晚,我又开始准备起后续步骤,包括签证准备材料和学校附近的二手车信息。然后又激动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醒来,又有封push mail是研究生院发出来的,内容是“我们很高兴的通知您,您被韩国校区录取了。。。”,“你妹的,想玩死我啊”,当时我想,玛法达啊玛法达,你妹的预测的太准了,真是发生戏剧性的变化啊。

幸好这次没提前告诉我爸妈,不然真要把他们气死了。

我认真理了一下,现在的情况是,计算机系里告诉我被美国主校区录取了,研究生院告诉我被韩国校区录了。一般正式流程是,系里面告诉院里录取结果,由院里面发正式的邮件通知,一般情况,院里是不会改系里的录取结果的,除非不满足一些基本要求,比如托福分数过低。但是我看了下,我的分数是满足他们的最低要求的,现在的这种情况,好像就是院里面改了系里的录取结果,这种事情是很少见的。

由于继续不明朗,我整理下邮件内容,把上次的情况,加上这次荒谬的情况,写了封更强烈的发给系里。等了两天没有人回复我。眼看着就要4月底了,4月底是基本上所有学校发放录取结果结束的日子。现在又是处理录取的高峰期,等不了他们的邮件了,我充了skype,直接call到学校去。

先打的系里的电话,但是因为系里都在忙着出来申请的事情,这个电话是自动答录的,说“我们正在忙着处理申请,有事情请留言”。我觉得留言说不清楚,挂了,call到研究生院里去。毕竟把我调到韩国校区的邮件和最后的录取结果都应该是院里面发放的,我想问清楚,我的状态在他那里到底是显示录取到哪里。

开始几次我刚打通,我说我想问我的录取状态,对方马上问我是申请的哪个系,我说computer science,对方立马好心的帮我自动转到系里的电话去,但是你知道的,系里的电话是那个自动答录机,我看没戏,就挂了。还有一两次,接电话的是印度人,口音很重,我也没听很明白,挂了。后来总算有次,在对方把我转到系里的电话之前,我马上告诉他,能不能先帮我查下我的录取状态到底是什么,他让我报上solar系统的ID号,我告诉他,他查完说,“我这里看到的录取状态是录取的韩国了”,我一听凉了半截,这基本上是排除了院里自动发邮件出错的可能,更像是院里改了系里的录取状态。我告诉他,“我问过系里了,他们邮件告诉我,我是被主校区录了,不是韩国校区”,对方只是回我,“那你去问下系里问清楚吧”。

又过了两天,离4月底更近了。我又收到封院里的邮件,换汤不换药,说恭喜我被韩国校区录取了,还劝我说,韩国校区旁边有很多大企业,比如三星啊,现代啊,工作机会是很多的,毕业后可以去他们那里。我是想去硅谷的,去韩国还不如留在国内,虽然行政审查上比较麻烦,但是中国的机会比韩国可多了去了。

4月30号,中午我收到一个陌生来电,这种号码一看就是从国外打过来的,我心想,总算有人call过来调解这个问题了。结果是从韩国校区打电话过来的,问我要不要调不到韩国去,因为4月30号是我同意是否录取到韩国的最后日子。我告诉她,“我问过系里,说我被主校区录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说那要自己再问清楚。挂了电话我想,韩国那边call过来,看样子我档案什么的已经被转到韩国校区去了。

然后就5月了。插播一个其它学校的录取。我之前申请的学校里有宾州州立大学大学城校区,地点在University Park,也是工科很好的学校,它在3月左右给了我拒信,但是它说可以把我调到哈里斯堡(宾州首府)的那个校区去。美国大学名字跟国内不一样的一点是,虽然名字上叫xx大学xx分校,但是两个分校区之间没有什么联系,其实就是两个不同的学校。比如耳熟能详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其实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学校,按国内的命名应该叫加州伯克利大学和加州洛杉矶大学。但是宾州州立这个哈里斯堡分校好像又有点不同,在他们哈里斯堡学校网站的学校综合排名,引用的就是宾州州立主校区的排名,但是在us.news做的某一项专业研究生排名,又是把它和宾州州立的主校区分开排的。Anyway,又查了些资料,因为主校区的师资力量强太多,哈里斯堡的cs排名又根本不上榜,所以虽然它给我发了封电子版的录取通知,但还是觉得就算没有其它录取,也打算不去了,没有奖学金,学费又贵,还是去排名前50的比较划算。

但是宾州州立哈里斯堡校区给的这封录取信上写的是,“如果你同意录取,请在5月1号之前告诉我们”。

已经5月了,我本不算去宾州州立大学哈里斯堡校区,但我发给Stony Brook University系里的邮件还没有回复我。我准备马上追加一封,把这份责任推到他们身上,“我本来已经要去宾州州立了,结果因为Stony Brook University系里面在4月24号给我发确认信是说,我被主校区给录了,因为Stony Brook is definitely my first choice,所以我就没回复宾州州立的确认邮件。现在已经5月了,宾州州立那边我是已经耽误了,你们这边还不回复我,如果是把我调韩国校区,那我今年本来能去美国宾州州立大学的,都让你们耽误了。这相当于,如果我是被韩国校区录了,你们给我造成的损失不仅是我丢了xx万年薪的工作和对我和家人,朋友造成的心里伤害,而且还直接耽误了我提早一年去美国的时间”。

发完这封邮件,接下来几天仍然不断的call到学校去问他们我这种情况,当时我有种破釜沉舟的心态,已经5月中了,大多数美国能上榜的学校秋季入学的通知基本已经发放完了,但是我觉得不录也罢,但是我写了这么多他们给我的损失,我必须拿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当周的玛法达,“你长期以来坚持的事情,终于尘埃落地,向你希望的方向发展”。第二天,5月15号,系里有负责录取的秘书用她私人邮箱告诉我,我被美国主校区录了,已经告诉研究生院里改回我的状态了。并且邮件里显示是把这封邮件抄送给研究生院里了。

这下我觉得靠谱很多了,有她私人邮箱发给我,相当于有人直接为我这个录取状态负责了,我觉得挺靠谱。邮件里还说,院里会正式通知我 in a short time。

但是经过了前面的这些事情,我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她发给我邮件后的几天,我一直没收到院里的正式通知,我 心想“不是院里没听她的,又变卦了吧”。那些天,我还莫名奇妙的去网上搜“short time到底是多长时间”。接下来的一周多还是没有音信,我继续发邮件和打电话,系里回复我说,让我耐心等待。5月31号,5月的最后一天,我终于收到了院里的正式通知,我回头登录那个solar系统,发现久违的I-20申请那几项,都回来了。

但是因为这个事情,给我offer发放的时间已经拖了,5月15是定新生宿舍的deadline,很明显我已经在校内没房子住了,不过这些都不是大问题,只要能被录,其它都是小事情。到了6月,是等I-20正式发放的日子,终于在6月中,把I-20拿到手里,录取的事情总算尘埃落定,没了变数。

接下来就是准备签证的事情。负责我签证申请的是Penny,Penny之前是帮我写申请文书的老师,(申请内容都是我自己写的,她来帮我修改文法,所以我所有申请文书的真实性是没有问题的),做事我觉得还是比较稳的。但是她之前负责的学生都是学经济类或者商科的,但我算是理工科的,相对来说她没有什么经验,觉得我也不会被check,所以虽然我们在正式签证申请前排练了不少次,准备一次当面通过,但是还是在7月12号的签证申请那天,直接被进入美国的行政审查了。

当天的签证官几乎没问我什么问题,看了我录取,说Computer Science in Master就问我要录取信,简历和学习计划。我没有打印学习计划,当时有点慌了,Penny也没告诉我要准备这个,我问他说,“我没有写,但是我现在可以陈述给你,可不可以”,他说不用了,你可以后面发邮件过来,然后开始就在电脑上打着什么。其它我们准备的那些问题,比如存款证明,父母的工作之类的什么都没问。过了一会,给了我张纸,上面有些指引,告诉我把学习计划发邮箱里,然后他们正式进入行政审查流程,大概3周后出结果。

整个过程也让我觉得有些突然,从领事馆出来后就告诉Penny,她也有点惊讶,问我当时签证官都问了什么问题,是不是有什么答错了,我大概说了些流程,Penny觉得没问题,也告诉我没关系,但是还是听得出她有些担心的。不过接下来当天,我回家把学习计划的文档补了一个,发给领事馆的邮箱了。第二天,领事馆的邮箱自动回复,说“已经收到了您的补充材料,进入行政审查的流程,时间大概需要3~4周,在此期间,您无需再与领事馆联系”。

签证官个的白纸上写的是3周后出结果,这封邮件写3~4周出结果,但是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基本上都要4周或更长时间了,当时已经是7月12了,过一个月就是8月12,我机票和住宿那些东西都没有订,8月23号的新生指导会,8月27上第一节课,如果到时候我签证结果还没出或者把我给拒签了,恐怕会直接耽误入学时间,没法注册,又没办法推迟到春季入学,那就又意味着今年的录取泡汤了。

等待。跟之前跟他们争录取结果又不一样,至少那些日子我是能发邮件打电话问进度的,接下来几周却做不了任何事情。就这么进入8月了。

好在这次过程没有再折腾我,三周后的周二,8月7号,我拿到了邮政给送来的签证。接下来一周马上办了离职手续,8月15当天做完所有手续,网易邮箱被删,跟HR说情,留了张工牌做纪念,毕竟在网易工作了快5年了。接下来几天,打包行李,准备东西,8月19号,广州到洛杉矶中转,然后到纽约。

再等30分钟,洛杉矶到纽约的飞机就开始登机了,我现在坐在大厅里码字,总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是啊,我现在确实是已经到加州的洛杉矶了,周围一大把说着英文的外国人,我刚连去麦当劳买个麦乐鸡块,小哥问我要什么酱料,我都要说下Pardon让他重复一遍了,想我回答这种问题在国内是多么娴熟啊,而上周的这个时候我还在写我们组里面gamerouter的监控代码呢。

愿之后一切顺利。

凌晨5点半,8月20号,2012 @ L.A Airport

4 comments:

  1. Cece

    原来前辈这段经历这么曲折,受教了受教了……哈哈,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前辈加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